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
雅活 李漁的窗子 小西 著
一本书了解中国传统建筑构件的演变历史,发拙古人建筑智慧与生活美学。
ISBN: 9787559848024

出版時間:2022-04-01

定  價:68.00

責  編:郭春艳
所屬板塊: 文学出版

圖書分類: 中国现当代随笔

讀者對象: 大众

上架建議: 文学/中国现当代随笔
裝幀: 平装

開本: 32

字數: 146 (千字)

頁數: 256
圖書簡介

傳統建筑到底美在哪兒?這本《李漁的窗子》帶你一探究竟。這是一部建筑文化隨筆集,也是一堂傳統生活美學課。作者從一磚一瓦、一門一窗、一亭一欄入手,講述中國傳統建筑的演變歷史,發掘建筑細節里隱藏的古人智慧與生活美學。對每一個建筑元素的解讀都佐以古詩詞、名人逸事、文化典故等,帶你多維度了解傳統建筑。書中配以50幅全彩圖片,帶領讀者具體而微地感知傳統建筑之美。

作者簡介

小西,原名郭琳,女,浙江杭州人。文字工作者。浙江大學中文系本科畢業,曾于杭州日報社從事文化記者工作長達十年,現為杭州通雅軒古籍書店主理人。

圖書目錄

輯一 瓦上聽風

窗:李漁的窗子

亭:就這么亭亭獨立著

影壁:不是一道普通的墻

臺階:玉階空佇立

墻:墻外行人,墻里佳人笑

瓦:瓦上聽風

磚:宋人與磚

輯二 門內門外

門:門內門外

門閂:關門,落閂

門檻:沒有過不去的“檻兒”

門枕:好一個里應外合!

門環:門環當當,有客到

輯三 無用之用

牛腿:無用之用

掛落:“傻瓜,是美??!”

欄桿:春風拂檻露華濃

花街鋪地:春從何處是

輯四 今夕何夕

月梁:梁上有虹

斗拱:四兩,撥千斤

垂花柱:何陋之有?

柱礎:山云蒸,柱礎潤

鴟吻:今夕何夕

藻井:頂上有乾坤

序言/前言/后記

自 序

建筑是一個時代最忠實的呈現。

我小的時候,住的是一個獨門獨戶的院子,方圓幾百米只有我們一戶人家。屋子是人字坡頂的,白墻黑瓦,邊上還有一個雜物間。不過我們倒是從沒像《武林外傳》里那樣爬到人字頂上去數星星,只經常爬到雜物間的平頂上玩耍。冬天雪后,屋檐會掛下冰柱來,天氣夠冷,那冰柱能有半米多長,當作“武器”,相當威風。

坦白說,那時候冬天的室內相當冷,厚厚的墻壁也擋不住凜冽的寒氣,只有暖爐能給些安慰。后來我看到宋畫里的建筑,有些不明所以:隔扇門,上面糊著窗戶紙,大冬天的,可以?我母親告訴我,沒問題,只要窗戶紙不破。她小時候,好多人家糊的都是窗戶紙。多少年都這么傳下來了,再說還有火爐。

我是個百分百的建筑門外漢。所以當林之老師建議我“可以寫幾篇建筑隨筆”時,我有點恍惚。我所知道的建筑,僅限于紀錄片、書、古畫里的建筑,和出去旅行時見過的古村落。

后來我想起了 2014年那個春天的早上。那幾年經常去北京出差,每回都會抽一個早上去紫禁城轉一圈,才算完整。那天早上我坐在一個院子的臺階上,應該是某個嬪妃的院子,看著屋檐下被網起來準備修繕的斗拱,原本鮮艷的青綠色已經褪得斑斑駁駁,突然想到曾經住在這里的姑娘們,大多時候也是這么百無聊賴吧。

于是斗膽答應試試。建筑的故事,從某種意義上,也就是那個時代的人的故事吧。

正巧那段時間英國BBC的紀錄片《紫禁城的秘密》大熱。制片方聯合故宮專家做的一場地震模擬實驗,神還原了一句關于中國建筑的老話:墻倒屋不塌。雖然是實驗室結果,但那座按1∶5比例復原的宮殿木結構主體竟然能扛住30秒十級強度的地震,也是傳奇了。

瞧,中國古代建筑不只是一個遠去的“孤獨的背影”。

也許你正置身一棟高層建筑。你可能沒想過,這鋼筋混凝土澆筑的高層建筑,如同變形金剛般的剛硬存在,在柱子和梁的銜接部分是安裝了阻尼裝置的——這個裝置,原理就類似中國的斗拱。

你一年里也會坐那么幾回高鐵吧——你看到一個硬幣立在窗臺上,就是不倒。秘訣在于,底下高鐵橋的梁部和墩柱部分,有一個源于榫卯結構的減震裝置,用來消除重量轉移時產生的巨大剪切力。

這是建筑的智慧。

還有一句古話叫:“不為無益之事,何以悅有涯之生?”中國古代很多文人都喜歡拿這句話說事兒,翻譯過來就是今天人說的“把時間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”。

建筑構件也是一樣。

浙江工業大學有個老師,陳煒,做環境設計,卻意外地因為畫牛腿,在國內外辦了好多回展,他的書《匠心隨筆——牛腿》還被評為 2014年度“中國最美的書”。他有句話,似乎說出了我等住在現代建筑里,又對中國古代建筑懷有一絲絲情愫的平凡人的心聲:今天,作為建筑結構形式的牛腿已經遠去;但作為一種文化的精神,它不應該遠去。

無論是否仍是房屋結構上的支撐,那些建筑構件已經支撐著我們走過了幾千年歲月,它們以一種隱秘的方式根植在我們的基因里,只是我們不自知。

來之不易的,也不會輕易遠去。

小西于杭州2021年 11月22日

編輯推薦

“古人大約是篤信:有月,有窗子的人生才夠完整——天、 人,合一?!保ㄐ∥鳎霸谖鞣?,窗戶就是窗戶,它放進光線和新鮮的空氣;但對中國人來說,它是一個畫框,花園永遠在它外頭?!保ㄘ惵摄懀囊簧却?,我們便可一窺古人的浪漫。傳統建筑之所以令人懷念,不僅在于其巧奪天工,更在于其超越實用價值之上的美學意義。

所以2014年度“中國最美的書”《匠心隨筆——牛腿》的作者陳煒在接受采訪時說:“牛腿一開始是力學的支撐,結構的支撐,到今天,它也許更是一個文化的支撐?!鄙钜詾槿?。盡管在現代建筑中仍然能夠看到某些傳統建筑元素的影子,如窗、欄、亭等,但其實已經遠遠不同于傳統的形式,而更多的建筑元素已經退居幕后,成為一種文化的象征。

不可否認,文化是一個民族的根,一種文明的源頭,它們來之不易,也不應輕易遠去。我想這便是到了今天,我們依然要知道李漁的扇面窗是什么樣子,要認識罘罳、扊扅和鴟吻是什么,要明白傳統建筑到底美在哪里的意義所在吧!

精彩預覽

說起李漁的《閑情偶寄》,相信很多人都不陌生。歷來認為這本書是一部養生學著作,然而從書里關于“便面窗”這一形制的的描述便可看出,它還蘊含著一定的美學價值。本文便由李漁的窗子入手,為你揭示“窗”這一建筑元素的前世今生。

——編者按

窗:李漁的窗子

“鑿戶牖以為室,當其無,有室之用?!薄献?p/>

李漁的人生有一大恨。

當年他住在西湖邊,很有些想法:買只畫舫,旁的不求標新立異,只需在畫舫的窗子上做做文章。

在《閑情偶寄》里,李漁把他的設想寫得清清楚楚:畫舫四面包裹嚴實了,只在左右兩側留下虛位,“為便面之形”?!氨忝妗边@個詞聽起來很有些費解,說白了就是“扇面”。

于是舟行湖上:

則兩岸之湖光山色、寺觀浮屠、云煙竹樹,以及往來之樵人牧豎、醉翁游女,連人帶馬盡入便面之中,作我天然圖畫。

(圖)李漁《閑情偶寄》中的便面窗

不只如此,對于往來的游人,舫內的淺吟低唱、醉酒高談、走棋觀畫,也是一幅鮮活的扇面畫。

還有更厲害的:無論這邊的人物或是那邊的山水,都在不斷變換著,風一搖水一動,這一秒的畫面頃刻也就不同于上一秒了。

這不正是“你站在橋上看風景,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。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,你裝飾了別人的夢”?

說起來,船上帶窗子本也算不得稀罕 —船原本就是移動的房屋。高級些的,恨不能雕梁畫棟 —有一件據傳是北宋張擇端所繪的小畫《金明池爭標圖》,畫中象征天子的那艘大龍舟由眾多小龍舟牽引,拉開龍舟賽的序幕;方寸之間,奢華撲面而來:那龍舟上,生生就是一個規??捎^的建筑群!

行走在風高浪急江面上的大船,則是另一般模樣。北宋郭忠恕的《雪霽江行圖》中,大船一側的欄檻鉤窗精巧華麗,外面加裝了不透明的支摘窗,支起時采光,放下時保暖。江上之雪霽不能辜負,溫度也要有。

李漁的高級在于,他將畫舫的窗子設計成了扇面形,并為此得意揚揚 —似乎很不起眼,但那么多能工巧匠、設計人才,哪個想到了?身為文人的手邊物,扇子原本天生就是畫的載體,更何況,那畫還是活動的 —如果將之比作今天的攝像取景框,實在又埋沒了其中那一分迷醉。

(圖)張擇端《金明池爭標圖》局部

(圖)郭忠恕《雪霽江行圖》局部

李漁終沒能如愿。在杭州時財力不逮,有心無力;后來移居南京,再無可能?;蛟S只能長嘆一聲:何時能遂此愿啊,渺茫,渺茫。

【一】

建筑史上,窗子從來不是省油的燈。

不妨就從一個字 —“明”,追溯追溯它的歷史。

兩千年前的某個晚上,酒喝到剛剛好的曹操對著月色,思緒萬千,長吟一句“明明如月,何時可掇?”人類欲上青天攬明月的心思,大概從古至今從沒斷絕過,那里面是種種渴望:現世的江山,讓人“沉吟至今”的“君”,求之不得的內心平靜。

在這一點上,造字的古人倒是顯出了他們的豁達和不爭:夜闌人靜時,明月在窗,清輝入室,月亮難道不是只因世間的我而存在?

于是因為一個“明”字,便有了這樣的設計:窗前之月。

沒錯,不是今人脫口而出的“日月明”,卻分明是“囧”(jiǒng)和“月”的組合 —甲骨文中的“囧”,就是妥妥的將月亮定格的窗子。

(圖)甲骨文和篆文的“明”

古人大約是篤信:有月,有窗子的人生才夠完整 —天、人,合一。

當然,窗子的歷史,要比文字的歷史久遠太多。最原始的窗子,不過是古人洞穴(茅草篷)上的一個小洞。這個建筑頂上的小洞,責任重大:室內的通風、采光,都要靠它。

后來建筑水平往前跨了一步,“囧”也便與時俱進地出現了分化:專門用來排放煙火氣的,成了“囪”;而“囪”上添個“穴”,就成了窗 —天窗。功能性上的分道揚鑣,又無端生出幾分浪漫。

再后來,更普遍意義上的、開在墻上的窗終于出現 —“牖”(yǒu)。墻上開窗,不僅有效解決了漏雨問題(有大屋檐擋著),采光能力也大大提高。漢代繼續進階。在漢代明器上,大窗被置于門的兩側(或一側),同今日的窗似乎并無二致。區別在窗欞 —古時還沒有合適的隔擋,窗欞被設計得密實:直欞、橫欞、斜方格,通風透光的同時,也能抵擋風寒。

窗戶紙是很久之后的事。

那么,用什么抵擋風寒?窗前有帷幔,材質輕薄,算作今日的“窗簾”大概沒問題。風大,帷幔也不頂用?不怕,還有屏風。

漢代的筆記小說《西京雜記》里有一則說到趙飛燕被冊封為皇后,妹妹趙合德送來賀禮。三十五件厚禮中,有兩件屏風,一件是琉璃材質,一件是云母。

自然都是王公貴戚之物?!妒勒f新語》里的一則軼事,可以作個旁證:

晉武帝司馬炎某回召見吏部侍郎滿奮。滿奮身材胖大,卻很怕風,看到北窗前立著塊半透明的琉璃屏風,弱不禁風的樣子,便全無勇氣再上前一步。于是被晉武帝嘲笑了一回。

琉璃屏風作為名貴的舶來品,即便對于吏部侍郎這樣的高級官員,也是見所未見。

至于尋常人家,有草席麻布獸皮擋寒,大約就很滿足了。

【二】

唐元和十二年(817)春天,江州司馬白居易呼朋引伴,又請來東林寺、西林寺的長老,備了齋食茶果,慶祝他的新居廬山草堂落成。

這是白居易被貶到江州的第三年。不得已收起兼濟天下的豪闊,轉向獨善其身。

搬進新居已經十來天了,眼前的草堂就如他想象的,仰觀山色,俯聽泉音。白司馬很滿意。三間屋子,中間是廳堂,兩側是內室。夏天,打開北邊的門,涼風習習來;冬天,南面的陽光照進來,屋里暖洋洋。內室的四扇窗子,貼上窗紙,掛上竹簾麻帳,窗外竹影隨風而動,嘖嘖。

不過,白居易坐在窗前,沒準也曾有些遺憾:不能推開窗,探出頭去,看有沒有新筍冒出來。 —唐代,墻上開的窗子,大多還是沒有啟閉功能的直欞窗,欞條縱向排列,簡潔素樸,是固定的。能啟閉的窗子倒也不是沒有,李白就寫過“開窗碧嶂滿,拂鏡滄江流”,只是當時遠未普及。

工藝的進階,要到宋代。

南宋院畫家劉松年筆下的宅子,單薄程度多少讓人心疼古人 —外面白雪皚皚,從周遭的山水景物來看,顯然是比城里要冷上三五度的郊外,那宅子的墻,卻是一水的格扇:由上至下,只是方格子,格子上覆著薄薄的窗紙。窗紙透白,是標準的宋代文人的審美,云淡風輕,卻不免讓人直打哆嗦:據說一千多年前的臨安(杭州)要比如今暖和些——這說法不免有些可疑,畢竟下雪,總在零度以下。

(圖)劉松年《四景山水圖》之“冬”

不冷嗎?

不(太)冷。

窗紙覆在鏤空的框子上,保暖性經過了一千多年的檢驗——除非被捅破。里面想必也燃著火爐。

劉松年畫中的格扇,真真兒就是宋代的流行。

(圖)夏圭《雪堂客話圖》

今日的日本建筑,尤其民居中,格扇簡直尋??梢?,且依循古制,用的照舊是窗紙。所不同的是,日本和室用的是移門。

格扇唐代就有,究竟那時候是否流行推拉,沒有實物,很難講。反正宋代格扇流行推啟,或者索性卸下。范成大說“吹酒小樓三面風”——到了夏日,那四圍只留下一堵背墻,其余三面,統統移掉!

這在西方建筑看來,簡直太任性了:只用一面墻撐起整座建筑?然而中國的木結構建筑,由梁柱就能支撐起整座建筑,不要說拆掉三面墻,四面都拆掉,也不在話下。

北宋院畫家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里出現的另一種格扇,更像明清的格扇門:格子占據了四分之三,剩下的四分之一,是實心的裙板。相比臨安,汴梁偏北,這樣的設計,更為實用,防風防寒性更強;日光卻可以肆意地進入室內,因了上部的房檐和下部裙板的保護,也不必擔心雨雪。

于是到了明清,這種格扇遂一統江山,造型和裝飾紋樣也有了萬千變化。單單一個格心的紋樣就讓人眼花繚亂:三交六椀菱花、雙交四椀菱花、一碼三箭,回紋、冰裂紋、云紋,步步錦、龜背錦、燈籠錦,萬字、工字、井字、十字、亞字,六角、八角、菱格,如意、風車、花結、梅花、海棠……這還只是一部分常見的,更不必說裙板的變體和裝飾!

此刻,《清明上河圖》里的汴梁城正是仲春和暮春之交,陽光柔和得要將人融化。畫中大酒樓“正店”和“腳店”二樓,幾道格扇早被卸下。春風里喝著小酒,倚靠在欄桿上,賞著汴梁的繁華街景,那才叫人生。

(圖)張擇端《清明上河圖》局部

且慢——這宋代叫“格子門”的格扇,不是應歸在門的行列嗎?

并沒有那么絕對。在古人眼里,門和窗的界限并沒有那么分明,有個詞 —“窗戶”可以“出庭做證”?!墩f文解字》里說:“戶,護也。半門曰戶?!敝劣谠诮?,更直接,窗不叫窗,叫“窗門”。至于格扇,如果是落地的,就叫“長窗”;若是安在墻上,北方叫“檻窗”的,江南則直接稱作“短窗”。

【三】

對窗子有要求的文人,從來不在少數,否則蘇州的留園不會單單園林取景用到的漏窗就有六十多款,滄浪亭的漏窗則多至一百零八式。

蘇州的拙政園西邊的卅六鴛鴦館,臨水的那面,三開間,每間的六扇長窗都可以全部打開,夏日倚窗看看荷花鴛鴦,那是極好的。這也是園主人宴客和聽曲的地方。拙政園當年初建,江南四才子之一的文徵明據說參與了整個園子的設計,還留下了《拙政園三十一景》圖。不過卅六鴛鴦館是清代建的,拙政園的格局也有了很大的變化。當然,情愫還是在的。

文徵明的曾孫文震亨,秉承了祖上的基因,終日在蘇州香草垞里鉆研他的園子和日子。在那部“明代優雅生活指南”——《長物志》里,他指點道:

長夏宜敞室。盡去窗檻,前梧后竹,不見日色。列木幾極長大者于正中,兩傍置長榻無屏者各一,不必掛畫。蓋佳畫夏日宜燥,且后壁洞開,亦無處宜懸掛也。北窗設湘竹榻,置簟于上,可以高臥。幾上大硯一、青綠水盆一,尊彝之屬,俱取大者。置建蘭一二盆于幾案之側,奇峰古樹,清泉白石,不妨多列,湘簾四垂,望之如入清涼界中。

那些窗檻什么的,都拿掉罷。屋外竹林蔭翳,清泉石上,屋內竹榻可以高臥,墨硯已經備好。屋內屋外,哪里有什么間隔?——好一片渾然的清涼之境!

也是在香草垞,文震亨糾結再三,接受了朝廷的征召,去京城為崇禎帝料理琴棋書畫之事,不幾年又回到這里。清兵攻陷蘇州,文震亨不愿做貳臣,投陽澄湖自盡;后被救起,絕食六日而死。

對于驕傲的文震亨而言,那些窗前美好的日子已然遠去,就這樣吧,就這樣吧。

【四】

花木蘭戰場歸來,“當窗理云鬢,對鏡貼花黃”。李清照卻在某個秋日,三杯兩盞淡酒,梧桐更兼細雨,心情蕭瑟:“守著窗兒,獨自怎生得黑?”李白寫“寒月搖清波,流光入窗戶”,也許是在某回醉舞狂歌之后。杜甫流寓成都,所幸還能見到草堂“窗含西嶺千秋雪”。而蘇軾十年夢回,眼前恍惚竟是早已故去的結發妻子“小軒窗,正梳妝”。

十年寒窗,浮生一日,悲歡離合。窗子內外,一幕幕劇情在歲月里上演。

貝聿銘曾經做過一個對照:

在西方,窗戶就是窗戶,它放進光線和新鮮的空氣;但對中國人來說,它是一個畫框,花園永遠在它外頭。

這大概就是東方的浪漫主義。

——選自小西《李漁的窗子》,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22年4月

線上商城
會員家.png 書天堂.png 天貓旗艦店.png
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
關注我們
微信公眾號.png   微博二維碼.png
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

微信號:bbtplus2018
電話:0773-2282512

我要投稿

批發采購

加入我們

版權所有: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(GROUP) |  紀委舉/報投訴郵箱 :cbsjw@bbtpress.com    紀委舉報電話:0773-2288699
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: (署) | 網出證 (桂) 字第008號 | 備案號:桂ICP備12003475號-1 | 新出網證(桂)字002號 | 公安機關備案號:45030202000033號

亚洲女人毛多水多_亚洲女人αⅴ天堂_亚洲女毛多水多真舒服_亚洲年龄最小的无码av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